<strike id="er0sk"></strike>
  • <table id="er0sk"></table>

  • <code id="er0sk"><small id="er0sk"></small></code>
    金钻网金钻网官网金钻网网址金钻网注册金钻网app金钻网平台金钻网邀请码金钻网网登录金钻网开户金钻网手机版金钻网app下载金钻网ios金钻网可靠吗
    分割線
    毛澤東這樣關愛烈士親屬:普遍性照顧 但不搞特殊
    來源:黨史博采 2020/04/09 10:09:19
    字號:AA+

    導讀: 新中國成立后,雖然日理萬機,工作十分繁忙,但他難忘那些為革命獻身的先烈們,常常以一種獨特的方式來表達對烈士的尊重和懷念——關愛烈士親屬。

    毛澤東是一位極重情義、心中有大愛的世紀偉人。新中國成立后,雖然日理萬機,工作十分繁忙,但他難忘那些為革命獻身的先烈們,常常以一種獨特的方式來表達對烈士的尊重和懷念——關愛烈士親屬。

    對羅哲遺孀:今后如果還有困難,可以告我設法

    烈士羅哲(1902-1928),湖南省株洲人,1918年考取長沙高等工業學校。期間,同毛澤東相交。1922年考入北京俄文法政學校。積極參加了“五卅”運動、“三一八”運動,在“三一八”慘案中為掩護同伴身負重傷。之后,他得知毛澤東在廣州舉辦第六屆農民運動講習所,于1926年離校來到農運講習所任教員,并由毛澤東介紹入黨。1927年初,任全國農民協會籌委會秘書,協助毛澤東籌備全國農民協會工作。1928年7月25日,因叛徒出賣被捕。10月底,被反動派殺害于長沙市瀏陽門外,臨刑時他挺立不跪,高呼口號,壯烈犧牲。

    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十分關心羅哲烈士家屬。后來,他設法同羅哲妻子曹云芳取得聯系。

    1956年8月11日,毛澤東寫信給曹云芳,將親筆題寫的“羅哲烈士之墓”六個大字碑文和300元贈款一并寄來,委托為羅哲修建墓碑:

    云芳同志:

    七月八日的信收到,甚慰。羅哲同志英勇犧牲,早就聽到一些消息。一九四五年在重慶的時候,見到張維兄,曾打聽你們的下落……現知你仍健在,并有兩個女兒能繼承羅哲遺志,我很高興。羅哲為黨艱苦工作,我可作證,當時沒有別的證件。恤金由誰領的問題,應由當地政府去作決定,如果決定給繼子,不給女兒,也就算了,不必為此去爭論。墳墓可由家屬修理。現寄上三百元,請你酌量處理。今后如果還有困難,可以告我設法。你見過的兩個孩子,一個在戰爭中犧牲了,一個也已病廢。你們在貴陽工作有成績,向你們致賀。順祝

    康吉

    毛澤東

    一九五六年八月十一日

    ◆毛澤東與羅哲夫人曹云芳及其兩個外孫女合影。

    值得一提的是,此信中毛澤東這一句“你見過的兩個孩子,一個在戰爭中犧牲了,一個也已病廢。”令人唏噓,指的是毛澤東與楊開慧的愛子、均出生于湖南省長沙市的長子毛岸英、次子毛岸青。

    在湘潭縣人民委員會資助下,羅哲烈士墓不久建成。1962年1月,株洲市人民委員會重新修葺,改立祁陽石墓碑,并加墓志。

    不僅如此,毛澤東還于1958年6月和1960年8月先后兩次接曹云芳到北京他家中作客,并為她題寫了“為社會主義而奮斗”,勉勵她沿著先烈的足跡奮勇走向前。

    對陳昌之女:希望你們繼承你父遺志,為人民國家的建設服務

    烈士陳昌(1894-1930),湖南省瀏陽人,1911年就讀于湖南省立第一師范學校,期間結識毛澤東。畢業后,先后受聘于長沙五美高小、長沙女師、周南女校和湖南一師附小。后加入湖南新民學會,成為骨干成員。1929年冬,被委派以中央特派員身份赴湘鄂西根據地工作的途中,在澧縣不幸被誘捕。1930年2月23日被殺害于長沙瀏陽門外,臨刑前他大義凜然,視死如歸,高呼:“革命一定成功!勞苦大眾一定要解放!”毛澤東后來贊陳昌是一位杰出的宣傳鼓動家。

    1930年夏,毛澤東帶兵打長沙,陳昌的妻子毛秉琴還去見過毛澤東一次,并把陳昌犧牲的事情告訴了他,他聽后十分悲憤。陳昌犧牲時其三女兒陳文新才3歲。

    自從陳昌犧牲后,毛澤東一直牽掛這位烈士的家人。新中國建立后,他努力尋找聯系并多有關懷。1951年,正在武漢大學農學院讀大三的陳文新回家看望母親,臨返校時,母親要陳文新代她給毛澤東寫封信。信寄出去后,很快就收到毛澤東親筆回信:

    文新同志:

    你的信和你母親的信都收到了,很高興。希望你們姊妹們努力學習或工作,繼承你父親的遺志,為人民國家的建設服務。

    問候你的母親。

    祝進步!

    毛澤東

    四月二十九日

    信中,毛澤東表示,希望陳文新姊妹努力學習或工作,“繼承你父親的遺志,為人民國家的建設服務。”勉勵她們不斷進步。

    毛澤東還親筆寫信給毛秉琴,給她匯去300元,作她的生活補助。可見,毛澤東對陳昌烈士的革命情誼是很深的。

    不久后,陳文新與6個同學一起到北京做畢業實習,她再次寫信給毛澤東。沒想到,有一天,秘書田家英開車來校接陳文新到主席家做客。

    陳文新第二次見到毛澤東是1954年。當時,陳文新已經大學畢業,并將去蘇聯留學,正在北京外語學院學習俄語。她有幸再次到毛澤東家里做客。因為陳文新是學土壤專業的,毛澤東主要同她談了土壤的結構、土壤里面的植物營養、植物怎么吸收營養及土壤怎么改良等問題,并具體問到在中南地區怎么改良土壤、怎么提高農業生產。陳文新說,這次談話中,毛澤東教導她理論必須跟中國的實際結合。毛澤東的這次談話,更加堅定了她獻身農業的決心。

    這一次,陳文新說起母親毛秉琴想知道毛澤東的現狀,毛澤東心領神會,善解人意地特意與陳文新合了一張影,讓她將照片帶給毛秉琴。

    毛澤東另一封信寫于1955年6月,其時,毛澤東在收到陳昌長女陳云給他郵寄關于陳昌烈士略傳資料及1954年給他的一封信后寫下回信:

    陳云同志:

    來信并附你父陳昌烈士略傳,均收到了。去年一信也收到了,略傳已轉付黨史資料機關作參考,此復。祝你學習進步!問你母親好。

    字里行間是毛澤東對陳昌烈士家人的牽掛和勉勵。

    這一切,成為她們一生動力,激勵著她們繼承父親遺志,竭盡才智為人民服務,對社會主義建設竭盡所能作出應有貢獻。世界上第四個根瘤菌屬,是由中國學者發現的,當時被命名為“中華根瘤菌”。它的發現者就是陳文新——土壤微生物及細菌分類學家。2001年陳文新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盛贊柳直荀遺孀:撫孤成立,艱苦備嘗

    烈士柳直荀(1898-1932),湖南省長沙市人,系毛澤東早年的戰友。李淑一是柳直荀的遺孀,早年與楊開慧同讀長沙福湘女中,成為無話不談的同窗好友。1924年2月,柳直荀經何叔衡、姜夢周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湖南各界救國十人團聯合會總干事、湖南省農民協會秘書長。1927年5月“馬日事變”后,參加了“八一”南昌起義;1928年任中央軍委特派員,1929年冬任中共長江局秘書長兼湖北省委書記;1930年夏到洪湖革命根據地,先后任紅6軍政治委員、中共鄂西北特委書記、湘鄂西省蘇維埃財政部長等職。1932年9月在洪湖蒙難。

    1950年1月17日,李淑一給毛澤東寫信講楊開慧的犧牲和她自己20多年的艱難生活處境。

    4月18日,毛澤東親筆回信:

    淑一同志:

    來信收到。直荀犧牲,撫孤成立,艱苦備嘗,極為佩慰。學習馬列主義,可于工作之暇為之,不必遠道來京,即可達到目的。肖聃(李淑一之父——作者注)午亭(柳直荀之父——作者注)兩位老先生前乞為致候。

    順頌健康。

    毛澤東

    一九五○年四月十八日

    之后,毛澤東先后派了毛岸英、毛岸青和楊開慧之兄楊開智去看望了李淑一。

    ◆李淑一

    1954年3月2日,毛澤東在致時任他的秘書田家英的信中寫到:“……李淑一女士,長沙柳直荀同志(烈士)的未亡人,教書為業,年長課繁,難乎為繼。有人求我將她推薦到北京文史館為館員,文史館資格頗嚴,我薦了幾人,沒有錄取,未便再薦。擬以我的稿費若干為助,解決這個問題,未知她本人愿意接受此種幫助否?請函詢楊開智先生轉詢李淑一先生,請她表示意見。”

    1957年1月,李淑一見《詩刊》創刊號發表的毛澤東18首詩詞,興奮不已,便將自己1933年填的那首《菩薩蠻·驚夢》詞寄給毛澤東。

    毛澤東讀后感慨萬端,于5月11日給李淑一寫去一封信:

    淑一同志:

    惠書收到。……有《游仙》一首為贈。這種游仙,作者自己不在內,別于古之游仙詩。但詞里有之,如詠七夕之類。我失驕楊君失柳,楊柳輕飏直上重霄九。問訊吳剛何所有,吳剛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廣袖,萬里長空且為忠魂舞。忽報人間曾伏虎,淚飛頓作傾盆雨。

    暑假或寒假你如有可能,請到板倉代我看一看開慧的墓。此外,你如去看直荀的墓的時候,請為我代致悼意。你如見到柳午亭先生時,請為我代致問候。午亭先生和你有何困難,請告。

    為國珍攝!

    毛澤東

    一九五七年五月十一日

    信中這首詞寄托了毛澤東對夫人楊開慧烈士和親密戰友柳直荀烈士的無限深情懷念及哀思,也表達出一代偉人對烈士遺孀和昔日老友的關愛。

    1959年6月27日,毛澤東在長沙蓉園親切接見了李淑一,并和她合影留念。在蓉園時,毛澤東還把李淑一介紹給在座的客人說:“她就是李淑一,開慧的好朋友。”

    從1924年10月結婚到1927年5月訣別,柳直荀與李淑一只有短暫的兩年半時間,實際共同生活僅一年多。以后的漫長歲月她獨撐全家擔子,為此,得到毛澤東“撫孤成立,艱苦備嘗”的稱贊。

    表揚毛澤建弟弟:帶了個好頭,親戚們都應向他看齊

    新中國成立初期,貧苦人民仍然生活困難,烈士家屬更加困難,而窮山僻壤的韶山沖的烈屬就越發困難。鑒于此,時任中共湘潭縣第三區委員會宣傳委員毛逸民寫信給毛澤東,匯報了韶山農村的情況,并請求政府對韶山烈士家屬予以照顧。毛澤東從全國人民的大局出發,不同意給家鄉以特殊照顧。

    毛澤東的這種態度,并非說他對家鄉烈士家屬采取漠視,恰恰相反他對他們傾注了一腔深情。每當從韶山來信或上京人員中得知烈屬經濟上有困難時,除寫信鼓勵他們“在生產中去陸續解決”外,總是從自己的稿費中拿出錢來,或購衣物托人轉至,或匯款給予幫助,少則二三百,多則五六百元。而且還多次來信邀請多位烈屬上北京作客或有生病者時接到北京居住和治病,臨走時還給各位贈以衣物甚至300元左右的資助款。真正做到了關心周至。

    烈士毛澤建(1905-1929),湖南省湘潭縣韶山沖人。1921年隨毛澤東來到長沙,入崇實女子職業學校讀書,加入青年團。192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衡陽省立第三女子師范學校中共學生支部書記和湘南學聯女生部部長。1926年以后任中共衡山縣委婦女運動委員,發展農民運動。“馬日事變”后,參加領導南岳暴動,旋轉移至耒陽堅持游擊戰爭。1928年5月被捕,1929年8月就義于衡山。時年24歲。

    ◆毛澤建(中立者)與親友合影。

    毛澤建之死,毛澤東十分痛惜。1949年毛澤東曾說:“菊妹子的犧牲很可惜,她是個好同志。”

    毛澤建系毛澤連的親姐姐,幼小便被過繼給毛澤東之父做女兒。毛澤建犧牲后,毛澤東非常關心烈士的親屬。

    1950年,表兄文枚清等進京看望毛澤東,敘談時,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講到毛澤連的困難,當時,他上有年邁的父母,下有3個孩子,眼睛又不好,家底又薄,大家認為毛澤東的親屬中要數毛澤連最困難。毛澤東聽了,親切而認真地說:“澤連的困難我曉得,也不光只澤連一個人困難。如果我只解決他個人的困難,那我這個主席就不好當了!當然,澤連的困難我會盡力資助點。”

    1952年10月2日,毛澤東給毛宇居先生寫去一封信,是毛澤東給堂弟毛澤連、毛澤榮寄錢,請毛宇居先生轉交:

    宇居兄:

    李鄒二位來京,收到你的信,并承佳貺,甚為感謝。

    毛澤連來信叫苦,母尚未安葬,腳又未好,茲寄人民幣三百萬元(舊幣,折合現幣300元人民幣,下同——作者注)以一百萬元為六嬸葬費,二百萬元為澤連治病之費。請告他不要來京,可到長沙湘雅醫院診治,如湘雅診不好,北京也就診不好了。

    另寄二百萬元給澤榮(遜五)助其家用,他有信來,我尚未復,請轉告他,不另寫信了。

    以上均請費神轉致為荷!順問康吉。

    毛澤東

    一九五二年十月二日

    毛澤東寫完信,又在后面補了一句:

    這些錢均是我自己的稿費,請告他們節用。

    ◆毛澤東送給堂弟毛澤連的舊皮箱。

    毛澤東寄的這300元錢,毛澤連很快就收到了。他就是用這筆錢安葬了母親,自己又診治好了病。在最困難的時候,他挺了過來,沒有向地方政府反映困難,沒有向黨組織要求照顧。

    毛澤東對堂弟毛澤連的做法十分滿意。事后,他表揚說:“澤連要算帶了個好頭,我的親戚們都應該向他看齊。”

    以后,毛澤東時常寫信了解毛澤連的情況,并從自己稿費中開支,委托中央辦公廳秘書室,連續十余年給毛澤連寄上200元到300元不等的錢,幫助他度過困難,直到1962年湘潭縣民政局把毛澤連作為烈屬予以撫恤為止。

    對周輔仁遺孀:烈士殉難犧牲一節,可向當地人民政府報告備案

    1949年12月,江西省德興烈士之妻譚秀德寫信給毛澤東,詢問自己丈夫周輔仁犧牲的情況。

    周輔仁,湖南省湘鄉市東郊鄉人。是毛澤東青少年時的同學。1923年春,他被派往安源,在毛澤民的介紹下加入中國共產黨。1923年3月,受黨的指派,到安源路礦工人消費合作社工作。隨后的革命征程中,他曾三次被捕入獄。在監獄里受到嚴刑拷打,但他堅貞不屈。反動派便以“馬日”前參加共產黨、“馬日”后建通訊機關并擔負交通責任以及為毛澤東提供活動經費等罪名,于1928年8月18日將他槍殺于長沙瀏陽門外。

    當時正值新中國成立不久,百廢待興,毛澤東每天收到全國各地的信函成百上千。1950年4月19日這天,毛澤東親筆所寫3封信中有兩封就是寫給烈士親屬的。其中一封寫給譚秀德:

    秀德女士:

    去年十二月十四日來信收到,甚為感念。周輔仁烈士殉難犧牲一節,可向當地人民政府報告備案。此覆。順祝健康!

    毛澤東

    一九五○年四月十九日

    這封信的字里行間,飽含著毛澤東對譚秀德丈夫周輔仁烈士的深深思念,以及對其家屬的親切關懷。特別是其中“周輔仁烈士殉難犧牲一節,可向當地人民政府報告備案。”一句,言簡意賅,建議性的提示既合理又不失人之常情,一位黨和國家的主席給一位普通農村烈屬寫信,這是中國歷史上一件極不平常的事。

    周芝麟是毛澤東湖南一師時的同學,其弟周玉麟早年參加革命,1928年犧牲。

    毛澤東復信周芝麟:

    周玉麟同志死事望兄就近陳明湖南當局備案,便與全國英烈一體議恤。

    毛澤東還復信革命烈士王基永遺孀龍亦飛:

    王基永同志殉難,極為痛惜。茲幸遺孤成立,業已就學,為之喜慰。撫恤及幫助令郎等工作或學習事須與全國同類情形者同樣辦理,未便某處獨異,請向當地黨政陳明情形聽候處理。

    對族叔毛逸民反映烈士家屬生活困難一事,毛澤東復信:

    烈屬的照顧是全國范圍內的事,全國有幾百萬戶烈屬,都要照顧,自未便單獨地特殊地照顧少數地方。但最困難的人民,當地人民政府在減租時土改時及青黃不接的歲月,應當盡可能給以照顧。

    此外,還有一些毛澤東關心烈屬的事情,也很令人感動。比如,楊子佳烈士的父親楊舜琴是個鄉村醫生。20世紀50年代初期,毛澤東給他匯款200元,資助他舉辦醫療事業。1961年年初,當得知楊舜琴生病后,毛澤東又送給他300元錢,作為醫療費用。

    總之,對于烈屬,毛澤東的態度一般是:既要堅決支持普遍性照顧,但又不要單獨性特殊,而要一視同仁地撫恤。

    原標題:毛澤東這樣關愛烈士親屬:普遍性照顧 但不搞特殊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金钻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