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er0sk"></strike>
  • <table id="er0sk"></table>

  • <code id="er0sk"><small id="er0sk"></small></code>
    金钻网金钻网官网金钻网网址金钻网注册金钻网app金钻网平台金钻网邀请码金钻网网登录金钻网开户金钻网手机版金钻网app下载金钻网ios金钻网可靠吗
    分割線
    “不敢欺”“不能欺”與“不忍欺”
    來源:學習時報 2020/04/10 09:44:42
    字號:AA+

    導讀: 重視發揮管理者為政以德的教化功能,強調修身為本、教學為先,愛民而安、好士而榮,以此達到“不忍欺”的治理境界。

    從歷史上看,中國之治所能達到的境界是“不忍欺”。《史記·滑稽列傳》記載,歷史上曾出現過三種治理境界:春秋時子產治理鄭國,嚴密的法律和監督機制使人不能作惡,達到了為政“不能欺”的境界;戰國時西門豹治理鄴縣,通過設置嚴厲的法律制度,使人不敢作惡,達到了為政“不敢欺”境界;春秋時孔子的弟子宓子賤治理單父,將孔子所倡導的仁義忠恕與治理之道相結合,使人不忍心違法亂紀,達到了為政“不忍欺”境界。

    《淮南子》中記載,宓子賤治理單父三年,巫馬期前往觀摩治理效果,見到一人在夜色下捕魚,但卻屢屢把捕得之魚釋放回去。巫馬期問捕魚者為何如此,捕漁者回答:因為長官宓子賤不讓人捕取小魚。通過捕魚者的行為,可以看出,子賤把孔子“為政以德”的思想發揮到極致。孔子認為,子賤的治理之所以能達到如此境界,是因為子賤做到了“誠于此者形于彼”。百姓被子賤的至誠心所感化,故不忍心欺騙他,社會治理自然達到了“不忍欺”的境界。

    與西門豹的“不敢欺”、子產的“不能欺”相比,子賤的“不忍欺”顯然更勝一籌,是更高層次的治理境界。《群書治要·體論》中也講到:“德之為政大矣,而禮次之也。夫德禮也者,其導民之具歟。太上養化,使民日遷善,而不知其所以然,此治之上也;其次使民交讓,處勞而不怨,此治之次也;其下正法,使民利賞而歡善,畏刑而不敢為非,此治之下也。”在《鹽鐵論》中,對刑罰與道德教化的關系做了一個比喻:刑法對于治理國家,就像馬鞭對于駕車一樣,好的御手不能沒有馬鞭就去趕車,而是拿著馬鞭而不輕易使用。圣人借助刑法來實現教化,教化成功了,刑罰便可以擱置不用。這就是《尚書》上所說的“刑期于無刑”。設立刑罰是起到警戒的作用,其最終目的是使人不觸犯法律。通過為政以德達到“不忍欺”的治理境界,是中國之治的標志性特點之一。

    關于如何實現“不忍欺”的治理境界,《群書治要·傅子》中講:“明君必順善制而后致治,非善制之能獨治也,必須良佐有以行之也。”換言之,實現善治,既需要完善的治理體制,也需要具備治理能力的管理人才。如果缺乏德才兼備的管理者,就只能達到“不能欺”和“不敢欺”,而無法達到“不忍欺”的最高治理境界。

    治理者治理能力的提升對于實現“不忍欺”的治理境界至關重要。這就要求治理者必須承擔三種角色:作之君,作之親,作之師。治理者既要承擔率領、引導、管理的職能,還要關愛屬下,甚至要像父母關愛兒女那樣關愛屬下,正如《六韜》中所講,善于治國者,對待人民如同父母關愛子女,兄長慈愛兄弟。見之饑寒,則為之哀;見之勞苦,則為之悲。《春秋左氏傳》中也記載:“國之興也,視民如傷,是其福也;其亡也,以民為土芥,是其禍也。”此外,治理者還要承擔教導屬下的職責,特別要教導以“五倫八德”(五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八德:孝悌忠信、禮義廉恥)為主要內容的倫理道德。而行之有效的道德教育是為人師表、上行下效。正如《說文解字》釋“教”為“上所施,下所效也”。孔子也強調:“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茍正其身矣,于從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治理者唯有正己化人才能達到良好的治理境界,起到潤物細無聲的效果。因此,孔子特別強調治理者的道德引導和禮儀教化作用,因為這可以培養、引發民眾的羞恥心,使百姓心悅誠服歸附。不僅如此,能夠起到君、親、師作用的治理者還可以“絕惡于未萌”“防患于未然”,將問題與矛盾杜絕和處理在萌芽階段,并領導民眾在進德修業的正確道路上不斷前進。這些都是治理能力的重要體現。

    要達到“不忍欺”的治理境界,就必須秉持修身為本、教學為先的治國理念,提倡治理者先受教育。因此《大學》中強調“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在《鹽鐵論》中提到:“法能刑人,而不能使人廉;能殺人,而不能使人仁。”在《淮南子》上也說,“不知禮義,不可以行法。法能殺不孝者,而不能使人為孔、墨之行;法能刑竊盜者,而不能使人為伯夷之廉。孔子養徒三千人,皆入孝出悌,言為文章,行為儀表,教之所成也。”可以說,正是通過治理者為政以德的修身和率先垂范的教化,才能令百姓信服,達到“不忍欺”的治理效果。

    中國傳統文化是一種重視倫理道德教育的倫理文化。在這種文化中,國家治理體制的完善是圍繞著如何把人培養成為賢人君子,并把賢人君子選拔到領導之位這一核心而展開。因此,從教育制度開始,就注重通過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等形式培養德才兼備的人才,并進而從官吏的選拔、考試、考核、監察、獎勵、培訓和管理制度上落實“學而優則仕”“爵非德不授,祿非功不與”“進賢受上賞,蔽賢蒙顯戮”等原則,保證了“賢者在位,能者在職”。其治理結果如《六韜》中所言:“其政平,吏不苛,其賦斂節,其自奉薄,不以私善害公法,賞賜不加于無功,刑罰不施于無罪,害民者有罪,進賢者有賞,官無腐蠹之藏,國無流餓之民。”

    總之,重視發揮管理者為政以德的教化功能,強調修身為本、教學為先,愛民而安、好士而榮,以此達到“不忍欺”的治理境界。

    原標題:“不敢欺”“不能欺”與“不忍欺”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金钻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