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er0sk"></strike>
  • <table id="er0sk"></table>

  • <code id="er0sk"><small id="er0sk"></small></code>
    金钻网金钻网官网金钻网网址金钻网注册金钻网app金钻网平台金钻网邀请码金钻网网登录金钻网开户金钻网手机版金钻网app下载金钻网ios金钻网可靠吗
    疫情難以對世界格局構成重大影響
    來源:《工人日報》 2020/04/10 10:43:22 作者:張家棟
    字號:AA+

    導讀: 相反,疫情可能導致“強國愈強、弱國愈弱”,美國是否借疫情之機打壓其他國家更值得關注。2008年金融危機以后,雖然沒有發生戰爭,但是也出現了美國霸權相對衰退、其他大國同時崛起的多極化加速現象。

    閱讀提示

    在歷史上,沒有傳染病造成重大格局調整的先例。在現實中,此次疫情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可能比2008年金融危機大,但并未對世界格局的核心要素形成挑戰。相反,疫情可能導致“強國愈強、弱國愈弱”,美國是否借疫情之機打壓其他國家更值得關注。

     

    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對世界經濟和人類生活構成了重大影響。因為疫情是人類共同威脅,會對各國構成普遍性損害,所以對世界格局,即各大國之間的力量對比關系,一般不會造成重大影響。

    更有甚者,由于災難一般會首先摧毀安全冗余度比較小的國家和群體,疫情還有可能推動世界格局朝對強大國家更有利的方向發展。

    沒有傳染病造成重大格局調整的先例

    在歷史上,還沒有哪一次重大格局調整和變化,是由傳染病所導致的。

    明清之交,中國也曾發生過多年重大疫情,但很少有歷史學家認為,明朝的滅亡是因疫情所致。

    公元前430年的伯羅奔尼撒戰爭中,瘟疫導致一半雅典人死亡,是雅典滅亡的重要因素。但是,這也與雅典在戰場上不敵斯巴達,無法逃避疫情只能坐困危城相關。

    1918年~1919年的世界大流感,導致當時世界12億人口中的一半人感染,4000萬至5000萬人死亡,比第一次世界大戰所造成的死亡人數還要多。但這次疫情,對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局也沒有多少影響。事實上,戰勝國美國、英國和法國等,在疫情中所受到的損失,比戰敗的德國、奧地利等國更大。

    但是,疫情也會起到扶強抑弱的催化作用。

    一方面,疫情往往會加快歷史演變的速度。明清之交,鼠疫先幫了占據優勢的李自成農民軍的忙,后又幫了清軍的忙。如無疫情,從明朝向清朝的政權過渡,時間可能會更長。一戰后期的世界大流感,確實讓交戰各方無力再打下去,只好盡快停戰。

    在國家內部也是如此。強勢群體雖然與弱勢群體一樣受害,但生存機會更多、恢復能力也更強,最終反而會出現財富集中的現象。

    另一方面,疫情對大國的國力影響有限,但對中小國家可能會起到決定性影響。雅典是個小城邦,疫情直接導致其快速滅亡。一戰時的世界大流感雖沒有改變歷史,也沒有摧毀戰勝、戰敗的各大國,卻讓太平洋中一些與世無爭的小島變成了無人之地。

    疫情沒有挑戰世界格局的核心要素

    世界格局的核心是美國。美國霸權,如果可以這么稱的話,核心要素是美元、美軍和科技優勢。

    這次疫情對世界經濟的最終影響可能會比2008年金融危機大,但是對上述要素的影響卻有限,這主要是由于以下三個原因:

    一是危機來源不同。2008年金融危機起源于美國,主要危害一開始也集中在美國。所以,金融危機不僅對美國造成巨大財富損失,還導致世界范圍內對美國政治制度和國際地位的不信任。美國在金融危機中的損失是全方位的,有些甚至是不可恢復的。這一次則不同,無論最終科學家們認定病毒來自何方,美國似乎都不太可能成為眾矢之的。

    二是影響領域不同。金融是美國霸權力量中的核心部分,所以金融危機直接打擊美國霸權力量本身。并且,金融產業是富人的游戲,金融危機是有產者之間的內戰,是相互間的財富再分配,對普通民眾的影響并不大。這也導致,金融危機主要傷害的是國家內部的富人,是國際舞臺中的富國,對窮人和窮國的影響反而不大。

    但是,疫情與金融危機不同,是無差異地損害所有國家所有人。在這種情況下,越是貧窮、規模小的國家,安全冗余度就越少,就越經受不起疫情的打擊;越是資源豐富、經濟發達的國家,應對能力和恢復能力也就越強。

    三是影響程度不同。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經濟大危機,以及2008年金融危機,根源都是國際、國內政治和經濟制度問題,影響的結果也往往是國際、國內政治經濟結構的調整與轉型。所以兩次危機后,世界各國普遍增強了政府影響經濟、介入民生的能力,德日意則走向了法西斯化和對外侵略的道路,最終以二戰的形式完成了格局調整。

    2008年金融危機以后,雖然沒有發生戰爭,但是也出現了美國霸權相對衰退、其他大國同時崛起的多極化加速現象。

    但與此相比,疫情的來源是隨機的、非政治性的,其影響也不會是結構性的,一般都是可以自動恢復的。對美國來說,疫情的影響也將如此。如果美國發生大規模經濟危機,那也不會是疫情本身所致,而是美國的經濟周期性因素和其他結構性問題,借疫情的機會爆發出來。

    美國是否會借疫情打壓別國值得關注

    綜上所述,此次疫情不會對美國的國際地位造成實質性損害。如果在疫情以后,我們看到美國繼續從世界領導地位上“衰退”,這也將不是疫情所致,而是世界格局演變和美國自主戰略選擇的結果。

    事實上,自從特朗普上臺以來,美國已多次表達過對傳統的“實利換領導權”這一模式的不屑一顧。更值得注意的是,重大疫情往往還會導致權力和財富的進一步集中,可能會出現“強國愈強、弱國愈弱”的極化效應。

    因此,美國是否或能否借疫情之機,發揮自己的比較優勢來打壓、掠奪其他國家,比美國是否會加速衰落而導致世界格局加速調整,更值得關注。

    (作者單位: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

    原標題:【管窺天下】疫情難以對世界格局構成重大影響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金钻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